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深度调查
投稿

烟台一企业家被错误羁押613天,牵出股权“0元转让”谜团

2021-01-24 07:48:41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金泰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页

 导语

  一次意料之外的牢狱之灾,让李忠生的命运彻底发生改变。李忠生是原烟台市海风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风置业”)法定代表人,曾是烟台著名烂尾楼盘凤凰山庄的主角之一。

  2007年,烟台市1200余名公务员内部团购凤凰山庄小区,由海风置业负责开发建设。然而,由于海风置业经营不善、拆迁进展缓慢等原因,凤凰山庄经历了“十年烂尾”,成为当时“影响社会稳定的敏感问题”。

  2017年5月19日,李忠生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被刑事拘留,2019年4月17日被烟台市莱山区人民检察院撤回起诉,此前他被羁押时间共计613天。

  虽然证明了清白之身,李忠生却失去了海风置业。获释后,李忠生一直向有关部门申诉,自己在被羁押当日,被逼签下一份股权转让协议,将价值数十亿的海风置业股权,以0元价格转让给了一位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经历了一年多的申诉后,李忠生于2020年8月18日因癌症去世。但其亲属并未放弃申诉,在广东佛山提起诉讼,这场“案中案”越发引人关注。

  凤凰山庄已经改名为碧桂园凤凰山庄

  烂尾十多年

  一切事情的起因,还得从13年前的凤凰山庄说起。

  2007年,由烟台市地税局牵头,地税局、工商局、质监局、食药监局、盐务局(以下简称“五大局”)一同参与,在烟台市莱山区庙后村划出一块土地,拟为“五大局”内部职工团购建房,委托开发商海风置业开发建设后,以优惠价格销售,当时报名公务员人数1260人,项目名称即为“凤凰山庄”。

  同年7月,海风置业与“五大局”职工签订了《房屋认购协议书》,房子协议平均价格2700元/平方米,按所选户型不同分别收取预付款33万元和29万元,预付款总额高达3.6亿元。按照协议,海风置业应于2009年12月31日前交房。

  2007年12月25日,海风置业通过公开招拍挂以4.3亿元摘下“凤凰山庄”土地使用权,总占地面积45.3万平方米,其中18万平方米用于建设“五大局”团购房,土地出让金交至烟台市财政局指定专用账户。李忠生是烟台人,1998年与妻子倪杰瑜在烟台投资创办了海风置业,起初主要承接建筑防水工程,1998年转型进军房地产,最初主要承接一些小的房地产开发项目,比如烟台三环锁厂南厂区地块等。

  2020年11月底,凤凰山庄部分楼盘仍在施工中。

  据遗孀倪杰瑜介绍,接手凤凰山庄项目本以为能让公司发展欣欣向荣,但却低估了凤凰山庄开发的难度。由于“凤凰山庄”地块是毛地摘牌,地块内的庙后村需整体搬迁约600户,需拆迁面积约5万平方米,由海风置业负责拆迁和安置。

  由于海风置业与拆迁居民就相关补偿问题迟迟未谈妥,导致开工进程十分缓慢,凤凰山庄交房一拖再拖,项目建建停停,直到2010年项目一期才基本完工

  2014年,“五大局”领导召集各局购房员工开会,表示“房子盖不起来了,钱也要不回来了”,千名公务员一下子慌了,开始走上漫漫维权路。

  2017年5月6日,《中国房地产报》曝光了烟台“凤凰山庄烂尾事件”。据报道显示,2016年3月,凤凰山庄项目被烟台市委确定为“当前影响社会稳定的敏感问题”。同年9月,又被山东省政府列为督办案件。9月30日,烟台市副市长召集有关部门负责人开会,专题研究解决莱山区凤凰山庄项目历史遗留问题,并形成《会议纪要》,要求积极化解、尽早解决。

  羁押613天

  据《中国房地产报》报道,2017年4月,负责对海风置业进行审计工作的烟台市地税局副局长孙永强在接受该报采访时表示,“他们委托了两家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审计,审计发现,海风置业以拿地为由、经过各局长共同签字,将3.6亿元购房资金从银行支出,却并未用于建设‘五大局’职工住宅楼,而是建造了一批商品房,卖了13万平方米,销售所得7.3亿元,而后将这笔资金用于烟台南部实业开发。李忠生是否涉嫌挪用购房资金,应由公检法机关定性。总之,市领导非常重视此事,目前解决方案正在议。”

  不过,对于李忠生“涉嫌挪用购房资金”的说法,时任海风置业的法律顾问李强(化名)认为是无稽之谈。关于此购房资金的使用,曾有一份《购房款使用和监管办法》文件,其中明确规定:购房资金存在恒丰银行,由海风置业、地税局、质量技术监督局、工商局、恒丰银行各派两名代表成立购房资金使用监管小组,恒丰银行必须严格按照监管小组成员签字通过的计划拨款,出具支票时,需有海风置业、地税局、质量技术监督局、工商局四家单位共同盖章,严格做到专款专用。

  “海风置业自己不敢乱动这笔资金,既然是专款专用,事后也没有任何领导被追责,说明这笔钱流向是没有问题的。最后公安机关给李忠生定的罪名,也只是职务侵占罪。事后证明,连这个罪名也是不成立的。”李强告诉新时报记者。

  2019年7月9日,李忠生收到《刑事赔偿决定书》。

  2017年5月19日,李忠生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被烟台市公安局莱山分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24日被批准逮捕,2019年1月21日因身体出现严重问题被取保候审。同年4月19日,烟台市莱山区人民检察院以“因证据发生重大变化”为由,决定对李忠生不起诉。从被刑事拘留到被取保候审,李忠生被羁押期限共计613天。2019年7月9日,莱山区人民检察院作出烟莱检赔决(2019)1号刑事赔偿决定书,支付李忠生人身自由损害赔偿金193671.22元、精神损害抚慰金67784.92元。

  0元转让风波

  获得“清白之身”的李忠生,却感受不到太多欣慰。倪杰瑜告诉新时报记者,由于李忠生患有鼻咽癌多年,身体情况一直不好,在被羁押近两年时间里,他的身体和精神状况越来越差,最后不得不取保候审,之后一直住院治疗。李忠生在保释之后,一个“晴天霹雳”更是给他沉重一击:海风置业全部股权被0元转让了。

  根据《中国房地产报》报道,2014年,烟台市地税局、工商局、质监局联合委托中山会计事务所对开发商海风置业进行了财务调查,发现海风置业已资不抵债——截至2014年5月底,海风置业主要流动资产为银行存款2500万元(1000万元被银行冻结),主要负债包括拖欠凤凰山庄项目A区C区工程款、拖欠庙后村村民补偿金、银行贷款——负债合计近5亿元。

  2017年4月10日,时任烟台市地税局副局长孙永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审计表明海风置业确已资不抵债,下一步工作基本思路是海风置业退出,李忠生也表态愿意退出,再由其他公司接盘该项目。5月16日,孙永强在接受采访时又改口称,“李忠生只是口头同意出让,并未签字。”

  按照李忠生向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的《民事起诉状》中显示,当时,烟台市莱山区政府、公安局莱山区分局、市地税局三位工作人员自称是市政府临时成立的工作组,要求原告方将海风置业全部股权以0元价格转让出去。“这种0元价格强行买卖的转让方式,既不符合市场交易原则,也不完全符合烟台市政府的《会议纪要》,因该《会议纪要》要求对凤凰山庄项目进行审计,确定凤凰山庄项目的净资产额后再决定转让价格,并没有指示以0元的价格转让。……原告方(李忠生)认为,即使要转让,也应按凤凰山庄项目的净资产作价转让,不同意0价格转让。”李忠生在起诉状中写道。

  2020年11月13日,新时报记者致电烟台市税务局,试图向孙永强了解更多情况。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孙永强已经退休了,而且职工房子事情已经都解决完了,不需要再采访什么了。

  按照李忠生起诉状中的说法,海风置业是1995年10月由他和妻子倪杰瑜共同创建,两人分别持有90%和10%的股权,公司拥有位于芝罘区占地70亩的海风工业园一个,当时预估价值约12亿元;拥有位于芝罘区的商铺2000多平方米,价值约1亿元;拥有总占地面积45.3公顷的“凤凰山庄”项目,已建设完工11栋商品房,12栋职工福利房完成近一半工程,项目预期收益更高达数十亿元。在没有得到正确评估的前提下,他不可能同意0元转让。

  占地70亩的海风工业园

  时任公司法律顾问的李强也表示,“当时中山会计事务所的那份审计报告,海风置业并不认可。比如海风工业园土地及房屋价格,报告是按照当年建设投入成本进行评估的,连后来的折旧费用都算进去了,而不是按照当时市场价值进行评估的,这种评估方式明显不合理。此外,当时凤凰山庄项目还有70万平方米没开发,预期收益也根本没计算进去。”

  合同“罗生门”

  2020年11月底,新时报记者在获取的一份《烟台海风置业有限公司临时股东会决议》文件中看到,会议时间为2017年5月15日,参加会议人员为李忠生和倪杰瑜。会议形成决议如下:李忠生同意将其持有烟台海风置业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权以零元(¥0元)价格转让给王国利;倪杰瑜同意将其持有的烟台海风置业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权以零元(¥0元)价格转让给倪杰瑜(编者注:原文件内容)。

  在另外两份落款为2017年5月16日的《烟台海风置业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文件中显示,李忠生同意将其持有烟台海风置业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权以零元(¥0元)价格转让给王国利,倪杰瑜同意将其持有的烟台海风置业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权以零元(¥0元)价格转让给秦兵。

  之后,根据《烟台海风置业有限公司章程修订案》,海风置业法定代表人变为王国利,出资时间2014年4月7日,认缴出资额4500万元,出资比例90%,秦兵认缴出资额500万元,出资比例10%。


  李忠生与王国利签订的烟台海风置业股权转让协议

  既然当初李忠生不同意0元转让股权,那么这两份文件又是怎么一回事呢?李忠生在申诉材料中解释称,5月19日自己被刑拘当日,在移送看守所之前,被人带至滨州医学院烟台附属医院体检时,被恐吓情况下在很多材料上签字按手印,“最后按照他们的要求在空白的协议等文件上签了字,当时盖公章的地方都是空白,公章不是自己盖上去的。”有关倪杰瑜的那些签字材料,倪杰瑜则告诉新时报记者,那些材料都是在5月20日上午签的,是为了解救被羁押的丈夫,“当时他们让我在好几份文件上签字,具体什么内容我没仔细看,上面也只有老李(李忠生)的签名。我一看他都签过了我也就跟着签了。他们当时答应我说,字签完了就能放了老李了。”

  按照李忠生和倪杰瑜的说法,《股东会决议》和《股权转让协议》文件都是伪造和被篡改的,签字时间、王国利、秦兵的名字都是事后被添加上去的。“王国利和秦兵的名字,我跟妻子连听都没听说过,怎么可能转让给他俩?”李忠生在申诉材料中辩解道。倪杰瑜也坚称,自己并不认识王国利和秦兵。不过,李忠生、倪杰瑜夫妇的这些说法由于缺乏相关证据,新时报记者无法辨别真伪。

  海风置业临时股东会决议文件中,疑似出现笔误情况

  新时报记者仔细翻阅这几份文件,发现不少蹊跷之处。在《股东会决议》中,倪杰瑜是将全部股权转让给倪杰瑜,也就是自己,但在《股权转让协议》中却转让给了秦兵,前者做法明显不符合常理,疑似在填写时出现笔误;在两份《股权转让协议》中,甲方一栏中均有李忠生和倪杰瑜的签字及手印,以及海风置业的公章,乙方一栏中只有王国利和秦兵的签字,没有任何单位公章。此外,《股权转让协议》只有短短不到两页纸,里面没有涉及海风置业股权分布、欠债、净资产额等任何审计详细信息,协议未免有些草率了。

  新时报记者通过企业信用信息查询,王国利目前仅担任烟台一家钢板公司的法人,公司为汽车制造业领域,2003年1月成立,注册资本为50万元,除了此前入股海风置业外,并未查询到他有其他涉及房地产领域的投资;秦兵曾在2001年在烟台经营一家纺品店,从事纺织服装、服饰业,目前该店显示“注销”状态,除海风置业外也没有任何房地产领域的投资。

  随后,新时报记者分别拨打王国利和秦兵的电话,试图了解更多情况。颇为吊诡的是,两人在分别听到李忠生和倪杰瑜的名字时,均表示“不认识”,并拒绝向记者透露更多信息。

  遗愿未了

  事实上,王国利和秦兵尽管接盘了海风置业,但很快又将公司以1元价格转让出去。2017年10月31日,烟台碧桂园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烟台碧桂园”)与王国利、秦兵签订了《凤凰山庄项目股权转让合同》,王国利、秦兵将海风置业100%股权转让给了烟台碧桂园,转让款为1元。这份《转让合同》总共11页,里面详细写明了海风置业及项目土地基本情况,包括公司具体债务、应退还的团购房款、应付的拆迁补偿款、已开发地块等信息。其中,在股权转让方案一栏中,写明“目标公司(海风置业)需与五大局职工就团购房事宜重新签订团购房协议,以五大局各单位盖章证明为准。……约定五局职工购买商品房价格为6500—7000元/平方米,原《房屋认购协议书》不再履行。”此外,还写明“经烟台碧桂园审计确认,目标公司的债务不超过11.94亿”。

  王国利、秦兵与碧桂园签订的烟台海风置业股权转让协议

  在股权转让完成后,烟台碧桂园享有海风置业100%股权,并接手自主开发起凤凰山庄项目土地。2017年11月,新开发商碧桂园还向“五大局”职工提出过退钱还息解决方案:购房贷款者提供贷款合同,按合同付息,自筹资金者按国家5年存款利息支付,但遭到很多业主反对。

  事情又过去了3年,如今凤凰山庄项目如何?2020年11月底,新时报记者前往烟台一探究竟。凤凰山庄位于初家街道办事处庙后村,南至港城东大街,东邻凤凰山,北至庙后水库南侧高压走廊,西临凤凰西路。根据前期规划方案,地块将小区划分为三个区,从南往北依次为A、B、C区。新时报记者在现场看到,A区总共有22栋高层住宅楼,其中2013年已建成11栋楼,烟台碧桂园接手后开发了另外11栋,目前处在全部售罄状态;C区建成12栋楼,B区则至今大片荒芜,没有动工迹象。“C区1—7号楼是五大局职工团购房,总共有700套左右,今年中旬已经提前交房了;B区还有5栋五大局职工团购房,总共500多套,这个得2023年6月交房了。”售楼处一位销售顾问表示。在被问及为何B区至今未开发时,该销售顾问表示,“”B地块涉及庙后村拆迁还没完事,仍然有几十户没谈下来,政府正在积极解决这个事情。等三个区全部建好入住,大概还要五年左右时间。”

  庙后村拆迁工作尚未完全结束

  2019年李忠生被释放之后,去过凤凰山庄和海风工业园几次。之后,他开始向多个有关部门提交举报材料,举报“自己和妻子被人为、恶意采取强制措施并强迫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导致资产被非法掠夺转移”,但材料均如石沉大海。2020年3月,李忠生夫妇向广东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将王国利、秦兵、烟台碧桂园等告上法庭,请求依法撤销此前的所有《股权转让协议》,返还海风置业资产,广东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随后受理此案。

  “佛山中院受理案件之后,这些被告方分别对本案管辖权提出异议,请求案件在烟台审理,但均被法院一一驳回了。他们又集体上诉到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11月30日,广东高院下达了维持原判的裁定书,我们总算是迈出第一步。不出意外的话,明年1月就能开庭了,可惜老李已经不在了。”12月15日,倪杰瑜告诉新时报记者。


        李忠生出狱之后(受访者供图)

  2020年8月18日,李忠生因鼻咽癌恶化去世。在奔走申诉一年多后,他最终没能等到一个结果。  (新时报记者:郭吉刚  摄影:郭吉刚)

来源:搜狐-新时报
原文链接:https://www.sohu.com/a/442570361_120043758

文章来源: 责任编辑:金泰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华时讯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华时讯新闻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