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地方 > 邯郸
投稿

河北磁县:透过现象看本质 一座暴戾的小城

2017-04-12 22:24:11 来源:前沿时报 作者:赵庆伟 责任编辑:admin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页

1.png

前沿时报河北磁县讯 特约记者 赵庆伟

近日一篇名为《还我公道,给我活路我叫郭亮》的微博在网络火速引爆,据博主爆料称,河北省邯郸市磁县2017年4月3日发生一起暴力强征事件,一家六口惨遭开发商指派的黑社会人员殴打,导致五人入院治疗。

2017年4月11日,本报记者来到河北省邯郸市磁县实地了解情况,而通过调查发现,在磁县这个小县城暴力事件频发,原因多种多样,这座小县城戾气横流,俨然变成了法外之地。

清明节前的悲剧

家住磁县磁州镇纪家庄村的老汉高合在磁县人民医院8楼的病房内26床老泪纵横“我们都是老实巴交安分守己种田的农民,凭什么一点都不通知我们就随便征地,随便打人”。

高老汉在病床上介绍,在4月3号那天清明节放假,俺们全家去爬山游玩,半道接电话说自己家和邻居的麦子地都被挖掘机铲了还被圈起来要施工,俺们全家就赶紧回来了,大概下午四点多种,到地里一看,麦子都没了,就剩下一点根了,施工的铲车也走了。我们立即报了警,我老伴着急把围在我们这几家地的围挡给拆了,警方到场后说“不许闹事,和平调节”然后就走了。随后“锦绣佳苑”的开发商(该项目由河北墅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找了好几十个手拿棍棒的黑社会人员来了并要强行立起围挡,我们就阻拦,他们就开始打人,我们一家六口全都被打趴下了。

2.png

事发现场图片  受访者供图

64岁的高老汉掰着手指说,我、我65岁的老伴郭秀梅、三儿子郭雷、二儿子郭亮和二儿媳妇杨美莲都住院了,现在还有我和我二儿子郭亮在住院,一个多星期了,村委会、镇政府、开发商没有一家过来到医院哪怕是看上一眼的。警方也是在我们住院三天后才到医院来录口供了解情况的,就在昨天(4月10日)我老伴和儿媳妇被村委副书记叫到镇政府说是喊来开发商一起协商一下,结果等了大半天,根本就没人搭理我们。

3.png

事发现场图片 受访者供图

同住在磁县人民医院8楼在6号病房刚输完液的郭亮说,我现在诊断肋骨和胸骨有问题,暂时不能出院。

郭亮介绍,我们村这里都是上好的麦田,都是口粮田,一直领着国家种植粮食补贴,这几年每次征地从来都不通知村民,我们从来就没开过听证会和村民代表会,人家(村委会)跟上头随便合计合计就给我们一个存好了钱的存折,然后告诉一句“征地了啊”,你不要都不行。这次征地,听说我们这里的土地每亩8.3万元,有的人家给钱了,大部分都没给钱呢。

4.png

纪家庄村的杨女士在被铲平的麦地现场确认,当天被铲的也有我家的麦子,再等一个多月就可以收割了呀,忒心疼了。我们眼看着老郭家全家都被打了根本不敢投诉这个事了,谁投诉不得打谁啊。

“杀威棒”的权力

在现场,记者注意到高老汉家的麦地就在磁县人民医院和磁县公安局中间位置,两边的距离差不多,相距都在1公里范围内,南侧就是“锦绣佳苑”已经建成的高层和多层住宅。

整个被圈起来的施工现场东侧正在施工挖槽(打地基)、打桩,西侧高老汉和数位村民被铲的麦田显得格外冷清,一个自然形成的洼地内全是渐渐变干发黄的麦子,据当地居民介绍,这些都是4月3 日被推土机铲掉的麦子,都堆在了这里。

5.png

6.png

在与郭亮提供的现场照片和现场比对后,记者最终确认当天事发时的具体位置。

7.png

记者网络检索得知,就在4月10日河北省“燕赵晚报”刊发此事,而文中一张盖章为磁县国土局的图片引起记者注意。

8.png

换句话说就是,该开发商还没拿到土地使用证。

公开资料显示,河北墅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2013年3月20日在邯郸工商局登记注册,业务经理是王振东,公司注册资本未提供,办公地址位于河北省邯郸市磁县高臾镇甘草营村西。

而有关磁县“锦绣佳苑”的负面消息,在网络中也颇多:

2016年5月10日,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就有业主给省委书记留言称该项目违规交房。

2015年12月18日网文《河北省磁县竟出现霸王条款,无人能敌》,文章指出该项目擅自毁约、一房多卖。

磁县,难道真的是法外之地?

俗话说“棍棒出孝子”,然而在磁县显然是“棍棒出效益”,就在记者走访过程中,一辆车牌号为:冀D*0895的白色大众CC轿车对记者进行全程盯梢、跟踪、骚扰。

经记者网络梳理发现,在磁县由于各种原因造成打架斗殴甚至群体事件的不在少数。

2014年6月26号河北省邯郸市磁县观台镇西艾口村发生恶性暴力事件,石子厂领导派多名打手殴打一对村民夫妇至重伤,丈夫身上骨头骨折,两人皆到底后被赶来的同村村名救起,打手逃逸。

2016年3月5日,下午17点22分左右,沙营村村民王江在村子里劳动时,三个戴着墨镜的不明身份的人,手拿木棍,把正在劳动的王江的右腿打得粉碎性骨折。他们打完王江后乘坐上一辆紫红色的大面包车逃离现场。

2016年6月10日上午,河北省邯郸市磁县磁州镇沙营村村民董桂章在自家门口被40多名不明身份人员打伤,四根肋骨骨折,右肺受损。

而最令人震惊的莫过于2016年冬季那场震惊全国的磁县交警和城管的对抗,一时引发网络热议,成为街头巷尾的热谈。

9.png

10.png

11.png

12.png

13.png

14.png

再回到这件事上,按照高老汉和其他村民的说法就是从征地之初到事发从来就没有人来找村民谈征地的事也从来没见过什么公告。

我们设想,如果磁县县政府发布并在纪家庄村张贴《征用土地方案公告》和国土局发布的《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这两公告都要张贴于被征地所在地的村组,老百姓可以看到的地方);如果磁州镇政府能够耐心的召开一场听证会;如果纪家庄村能够公开透明的召开村民代表大会,听一听这些农民的意见和建议(毕竟征收了人家的农田);如果征地现场没有那些手持权利大棒的社会闲散人员;如果双方都可以冷静一下;如果地方政府或开发商能够在事件发生后立即作出反应,哪怕只是虚情假意的到医院问候一句……

这么多的如果都已无法改变今天这个结结实实的现状了,已经发生了就该面对而不是躲闪、回避甚至你能咋地?就不搭理你!

就国土法而言,政府可以强行征收土地房屋、土地,政府作出征收补偿决定后,如被征收人即不申请行政复议,也不提行政诉讼的,政府可以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本报将持续关注此事进展。

文章来源:前沿时报 责任编辑:admin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文网CC”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文网CC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